400-828-1133

24小时服务热线

最新资讯> 浏览文章

学生资助.jpg

今年,全国资助管理中心曾向全体学生资助工作者提出明确要求:让资助工作更合规、更有爱、更有温度。

在这种新形势下,就如何推进“资助助人”向“资助育人”转变,一些高校也进行了有益探索。

01、资助育人面临哪些挑战?

3个月前的9月6日上午,在教育部发布会上,全国学生资助中心主任田祖萌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的6年间,全国共资助学生5.2亿人次,资助经费总投入达8864亿元,成为一项重大的民生支出。

不过,我们不能将资助工作理解为狭义的经济支持,其实,对受资助的学生而言,更重要的是资助过程中所实现的育人效果。教育部在2017年印发的《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质量提升工程实施纲要》中也将资助育人纳入“十大育人体系”,并明确要求把扶困与扶智、扶困与扶志结合起来,形成“解困-育人-成才-回馈”的良性循环。

然而,当前许多高校对资助工作中的育人功能还不够重视,缺少足够的人文关怀。

比如,很多高校在宣传资助政策时,偏重对无偿经济资助的宣传,而忽视有偿的、激励性的资助政策,使得很多学生对助学贷款等资助项目不甚了解。这就容易导致 “无偿获取型”的资助竞争异常激烈,由此,一味索取、自强意识缺失、弄虚作假等问题也随之而来。这既浪费了国家财政资源,又让资助育人的价值无从体现。

再比如,有些高校通过“当众诉苦、相互比穷”的演讲方式认定家庭经济贫困学生。这种方式不仅容易给参与评比的学生留下心理阴影,还会使一些同学因为不愿意参加这种“羞耻刑”而错失受助机会,损害了资助的公平性。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高校现有资助体系仍偏重于提供经济资助,却忽视心理资助和能力培养资助,但后者却恰恰能帮助贫困学生适应新时代社会发展的需要。

当前,社会发展对大学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知识结构综合化、工作能力创新化、思维背景多元化,可家庭经济贫困的学生在考入大学前,限于拥有的家庭和学校教育资源比较匮乏,而未能充分培养出新时代所需要的能力,即便进入大学后,也因为所获得的各类奖助学金均基本用于维持生活,而没有多余资金支持自己参与课外实践能力锻炼,影响了自身综合素质的实质性提高。

学生资助2.jpg

(来源:中国教育报)

02、资助育人的有益探索

学生资助政策不应是一成不变的,而应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根据社会和学生的发展需求,与时俱进、不断完善。

面对上述具体问题,许多高校积极行动,创新机制、扩展形式,全面推进资助育人工作,创造出了不少好的经验和做法。

  • 贫困生认定:建立科学认定机制,充分保护学生隐私

在贫困生认定方面,利用大数据进行精准资助、隐性资助的理念正逐渐普及开来。

东北师范大学就以数学建模的方式,立足于10万余条数据信息,确立了自己的“量化测评模型”。模型包括“学生困难程度评价模型”和“困难生分类模型”两个子模型,既能区分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与非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又能区分困难学生的困难程度,困难学生认定的准确率达到99%。

西安交通大学也搭建起学生大数据分析与服务平台,构建困难生认定和量化资助模型,确保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得到精准识别、精准认定,以避免依赖学生提交家庭经济困难证明的认定方式产生的误判、漏判。

除调取学生用餐数据等分析比对、排查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外,北京大学(下称“北大”)还会通过问卷调查、座谈会等形式开展调查研究,深入、直观地了解学生家庭经济状况,收集意见反馈。

北大也十分重视“隐性资助”。为了保护同学的隐私和自尊,该校用于贫困生领取爱心包裹的绿色通道被设置在隐蔽的体育馆三层,且所有物资都特意采购了多种款式和样式,避免被人辨识出来。爱心物资也被放入不同样式的拉杆箱中,外表没有任何统一标识。在新生招录及报到的全过程中,北大还禁止媒体炒作家庭经济困难学生。

  • 资助方式:强化有偿资助,培育感恩自强意识 

除去最初的贫困生认定之外,厦门大学(下称“厦大”)也格外重视资助后期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评价与考核。

该校资助管理部门会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设立目标,再根据学生完成情况进行资助,如规定在受资助期间,学生需完成一定量的志愿工时、社会实习与实践等,或者成绩必须有一定量的进步后,才能收到后续的资助,以此来激励学生的学习和生活,实现自我发展,拒绝“一次评定、后续无忧”的问题出现。

在资助学生的同时,厦大还鼓励被资助者签订爱心契约,承诺在日后有条件的情况下反哺社会。

这一机制的目的是使受助者实现从被助到自助进而到助人的转变,在自己各方面综合能力逐步提升的同时,通过服务西部、建设基层等多样的方式感恩母校,回报社会。

  • 资助内容:关注心理和能力发展需求,体现人文关怀

复旦大学(下称“复旦”)以建设支持平台的方式,充分满足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多元发展需求。

在复旦,资助中心成立了“学生发展中心”和“助力腾飞训练营”,通过讲座和个性化辅导解决学生普遍存在的英语、计算机、高等数学等课业困难。

学生资助3.jpg

复旦大学“助力腾飞训练营”让受助学生掌握方法,找回自信。(来源:http://www.csa.cee.edu.cn/attach/file/gongzuodongtai/zhongyang/2018-09-10/e3b7ee2f71c51b6009ab2c486bde2324.pdf)

此外,复旦还充分发挥其高等教育研究所、心理学系的学科优势,在普查的基础上,开展重点学生群体的跟踪调研,并对调研情况深入分析,形成相应测评报告,有针对性地解决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在学习适应水平、社会交往能力等方面的不足。

北大则积极引导同辈群体发挥协同作用,让受助学生在集体之中成长进步。

该校学生资助中心依托学校搭建的互助成长平台—学生服务总队,鼓励同学们自行设计、策划并组织实施形式各样的公益服务、能力培训、团队建设等活动,以提升自己的沟通交往能力和组织协调能力。 

  • 送贫困生境外交流,培养国际视野

为了拓宽家庭经济贫困学生的国际视野,复旦自 2010 年起,专门设立了家庭困难学生出国出境交流项目,由学校承担全部费用,送符合条件的贫困生赴境外交流。

目前,每年都有超过200名优秀复旦学生通过该资助项目,到哥伦比亚大学、悉尼大学等国外名校访学。

北大也于2016年底启动了类似的“燕园翱翔”项目。

该项目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支持受资助学生组织境外研学团,赴境外地区开展为期5-7天的参访互动,另一部分是支持受资助学生前往境外地区,进行为期1学期的交换学习。

学生资助4.jpg

复旦大学出国出境交流资助项目让更多的学生有机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并且传播中国青年形象,讲好中国故事。(来源:http://www.csa.cee.edu.cn/attach/file/gongzuodongtai/zhongyang/2018-09-10/e3b7ee2f71c51b6009ab2c486bde2324.pdf)
  • 提供就业指导,锻炼社会适应能力

厦大以就业创业指导中心为平台,邀请校内外专家、知名企业家或者资深人力资源管理师,通过广场咨询、知识技能讲座、团体辅导、无领导小组模拟面试等形式培养同学们的就业力。

学校还积极与校友企业、重点行业企业联系,建立企业实习就业基地,鼓励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到企业进行实习锻炼,在社会实践中提高同学们的理论水平和实践能力,同时,也为他们配备企业高管作为导师,指导其职业生涯规划,为今后就业求职打基础。

复旦则依托“光华公司”(公司前身是复旦大学学生咨询科技开发公司),建设创新实践教育平台。“光华公司”涵盖超市、经营、服务、职能、学生活动中心等5大类,每年提供3500多个勤工助学岗位。

值得关注的是,在“光华公司”,上至经理,下至员工,均由学生担任。当然,大家在“公司”的“职位”也并非一成不变,还能借助纵向培养晋升机制一路晋升。

凭借这套公司化运营和拓展模式,复旦也在尝试打通另一条学生“创新—实践”通道,培养家庭经济贫困学生的领导力和就业力。

  • 设立专项基金,培育创新能力

依托勤工助学体系,复旦还建设了“光华创新学院”,积极支持和鼓励同学们开展创意实践,并提供梦想支援,通过经营实战平台、创新指导课程、创新案例竞赛、资源对接机制等方式,建设“实践体验-学习领悟-成功体验-反哺实践”的创新创业人才培养模式。

无独有偶,厦大也专门设立了创新创业基金,支持和鼓励同学们勤于钻研、勇于创新,以培育他们的创新精神。

学生资助5.jpg

(来源:http://www.csa.cee.edu.cn/attach/file/gongzuodongtai/zhongyang/2018-09-10/e3b7ee2f71c51b6009ab2c486bde2324.pdf)

03、小结

上述高校帮困育人模式不仅为新时期学生资助工作提供了新思路,也有效促进了资助体系帮困与育人作用的发挥,为其他高校资助工作的开展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然而,切实做好高校资助育人工作仍任重而道远。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育人工作,去做是一个层次,有艺术地做是一个层次,做出成效是另一个层次,能把做的经验上升到理论并不断与实践相互促进更是一个层次。

实践表明,若想实现高校资助育人工作的科学发展,达到“培育有用之才”的目标,必须坚持以服务广大家庭经济困难学生成长成才为根本,以资助为基础,以育人为导向,不断探索新途径、新方法,努力创建符合受助学生成长成才规律的资助育人工作新模式。


关键字:
网友评论
总共:1条评论
123**    2018/12/12 15:38:00

说地对,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1
 
热点资讯